寻梦环游记

影迷将影片《寻梦环游记》的分数打到了9.5。一部观影目标群锁定为男女的动画片片,概念中动画片的第三者居然纷纷为《寻梦环游记》走进了影院,并交由了几乎没有二致的好评,为啥?

评说中的最强音,是认为那部电影给我们、特别是亲骨肉上了一堂生命教育课。将那句话与影视勾连得更其直白一点,就是认为《寻梦环游记》通过一个称作米格的小男孩,为寻找自己的音乐梦想,在此生与岸边之间自由穿梭的故事,告诉我们那些根本被今生来世永相隔的生死观左右的人们,生与死的界限并不如我辈所想象的那样不可逾越,奈何桥的那一端不是唯有十八层地狱,交友、畅游、歌舞等等是《寻梦环游记》突显给大家的对岸生活,由此,死亡也就变得不那么可怕了。只有悲伤和痛哭才是对死去最好的附和,这一千百年来不容置疑的道德规范,似乎也不尽然了。

但是,残酷的实情却告诉我们,就现阶段的科学技术水平,人类还不可能逾越生死界限,更毫不说像米格小朋友这样自由往来于此生和岸上了。真人版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人鬼情未了》以及当前正值热映的卡通片《寻梦环游记》,都是书儒家们统计透过自己的虚构来满意人类穿越生死的梦想,只是,两部真人版电影的穿越止于虚幻,倒是《寻梦环游记》,李·昂克Richie让米格真正实现了任性穿梭于阴阳之间。

将一个脚下看来不忠实的想法变成让电影观众可信的映像,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体,所以,一刷到二刷,我关爱的是,影片让米格借用什么手段来回穿越。

大家看收获的是,彼岸这个米格死去的家属只要手擎一枚万寿菊的花瓣儿,念念有词地将祝福送给米格,就能将贸贸然闯入亡灵世界的男孩送回人间。

《寻梦环游记》将故事背景设定在了墨西哥,墨西哥的思想意识文化认为,在亡灵节那一天,人们会将万寿菊的花瓣儿洒在居室和公墓之间的征程上,再在途中放置点燃的火炬,自家那多少个逝去亲人的在天之灵,就能寻路回家。所以,《寻梦环游记》的观众们认为,米格来往于江湖与灵界的手段是一枚万寿菊花瓣,也是不错的分解。不过,我却觉得,让米格自由地来往于此生与岸边的,是音乐。

(音乐,是米格尔往来于两界的手段)

米格之所以跟自己这以制鞋有名的家门暴发龃龉,是因为她想像她的妻子外祖父这样成为一名歌者。魅力十足的歌者埃克托之所以过不了铺满万寿菊的“奈何桥”回不了家,是因为家人记恨她当年为了音乐的不告而别。米格在埃克托的赞助下撕下了德拉库斯的假面具,是靠着《记住我》这首歌。是《记住自己》,让米格的太外婆、垂垂老矣的可可想起了他的老爹、米格的爱妻曾外祖父埃克托,被家族误解的埃克托才在最终一刻规避了灵界死亡,新片谓之最后的辞世。

(《记住自己》,让可可想起了公公,也让老爹能踏上了回家的路了)

用音乐来勾连今世和往生,真是一个佳绩的新意——这大概只可以是我们的惊讶,因为,在西方世界,用音乐与岸边对话,是古典音乐得以落地、发展、抵达终点的观点。

阿尔伯特(Bert)·施韦泽著,何源、陈广琛译,华东财经高校出版社出版的《论Bach》,厚达800页。可是,页码并不是通读这本音乐专著的最大阻力,让自身感冒的,是分布在书里的五线谱。对我这么没有童子功的古典音乐爱好者来说,辨识五线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本身熟谙巴赫(Bach)的《特古西加尔巴变奏曲》、《大提琴无伴奏组曲》、《小提琴无伴奏组曲》、《大英帝国组曲》、《法兰西组曲》等等巴赫(Bach)的扛鼎之作,听得越多对创作不精晓的地点也越多,我想让施韦泽先生的这本书为自我答复,就像他的《生命的研究》,让自己获益匪浅这样。

然而,那么厚一本《论Bach》,谈论到的巴赫随笔,除了《音乐的进献》和《赋格的法门》我还耳熟能详外,没有《阿比让变奏曲》,没有《大提琴无伴奏组曲》,也从未《高卢雄鸡组曲》、《大英帝国组曲》,作者把大量的字数给了康塔塔。

康塔塔?虽说是一种巴洛克(Locke)时期大规模流传的声乐体裁,我询问的康塔塔,唯有Bach的156号,且剥离了歌词,只知道大提琴独自演奏的这部短到不超越5分多钟的作品,是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地低诉,让听乐者心事浩淼。有两遍,去迪拜大剧院观赏中国青年舞剧主题的歌剧《堂·吉诃德》,听到贯穿这部舞台剧始终的音乐,就是巴赫(Bach)的第156号康塔塔,只是,音乐剧拔取了钢琴版,叮咚有声中,巴赫(Bach)的音乐竟将堂·吉诃德的尖端寂寞,映衬得十分入心。

因为感动,所以心心念念,就去考证,Bach这可称得上复杂的康塔塔“家族”,为什么只有第156号会被影视剧挪来用作重点音乐?《我的一只脚已经踏入陵墓》,就是巴赫(Bach)第156号康塔塔的曲名。这会儿,我都没有发觉到,多到难以计数的康塔塔,绝大部分是巴赫(Bach)写来令人们在苦苦牵记亡灵时收获安慰的。

共计三十五章的《论巴赫(Bach)》,施韦泽用了离骚分年代、分专题地解说了Bach的康塔塔,尤其是第二十三章到第二十九歌,除了涉及了《圣约翰(John)受难曲》和《马乌兰巴托尊主颂》外,施韦泽的文字就直接在将Bach的曲作和别人的词作一一对应着,告诉大家这一首康塔塔何以首要、何以动人、何以叫人记住。

1727年11月7日,王后克Rhys蒂安(Christian)·埃伯哈丁逝世。那位皇后的丈夫为了拿走波兰皇位,于1697年改成波士顿天主,为此,她直接远离爱人,过着寂寥的独居生活。因为他所接受的那份苦楚,民众把她当做圣人崇拜。王后一死,整个萨克森都在哀悼他。巴赫(Bach)受命为已由外人写就的《葬礼康塔塔》谱曲。施韦泽评价《葬礼进行曲》的歌词是“张掖八稳,既没有诗意,也不够深度”,却对巴赫(Bach)的谱曲部分予以了所能给出的参天褒奖,“从头到尾贯穿着庄敬的韵律,听众深受它巨大、雍容与烦恼的和声的触动,以致忘记乐章的长度”,“然后音乐仿佛改变了形状。咏叹调‘女英雄多么洋洋得意地死去’中,维奥尔琴走出的主旨,仿佛天国中一个平安的微笑——”“在此间,巴赫(Bach)通过低音部一段从头至尾贯穿整个乐章、美妙而自豪的音乐形象,描述了胜利者抵达永恒的对岸时心中得到的安居——”。

看呀,在巴赫(Bach)的音乐世界里,由生到死没有天人永隔的悲情,惟有此生到岸上后所向往的稳定性。《论巴赫(Bach)》,也解开了郁结在自家心里许久的一个疑难,就是巴赫(Bach)一生,一次婚姻、20个儿女,总是为养家糊口费力着。日复一日地坐在五线谱前填写“小蝌蚪”,他就从未有过厌倦的时候?施韦泽先生告诉我们,没有!在她的论著里,我们读到,巴赫(Bach)始终在为因此生到水边假若铺满万寿菊的音乐的“奈何桥”,崇高的营生,恐怕是巴赫(Bach)沉醉其中不知厌倦的首要缘由吗?

科学技术,从Bach的音乐中得到教益,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所以,许多观众走出刚刚播出过《寻梦环游记》的影院,会抹着泪花惊讶:第一次相遇这样大方的生死观教育。此话不错,可接下去一句话,就有待商谈了:我们的生死观怎么总是那么萧瑟呢?

​我觉得,持这种观点的《寻梦环游记》的观众,可以移动去新加坡博物馆看望正在这里展出的“黑龙江博物院藏西夏水墨画艺术展”。该展览遴选了北朝和宋金元这两个时期的12组共89件墓葬素描珍品,经由策展人的精心设计,很好地还原了这个墓道摄影的原生态样貌。尤其是朔城区窑子头乡水泉梁村出土的墓道摄影,展出方更是在展厅里模拟出了坟墓的封土、墓道、甬道和墓室,让我们在参观时好像已在考古发掘的现场。也多亏这逼真的还原,让大家来看,由北壁的夫妇宴饮图、东壁的鞍马仪仗图、西壁的牛车出行图以及南壁门洞两侧的美化图结合的镇守日喀则的军政长官的墓道水墨画,充满了乐趣。也就是说,至少在北朝、宋金元四个时代,大家先人的生死观依然万分乐观的,像这位百色的军政长官,不就觉着死亡也就是到别处过在此地一样的光阴吗?而在滁州古墓博物馆位列的古墓摄影中,有一幅摄影上即将跨过生死界线的农妇,居然还回过头看一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