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

 

召集人:本报记者 诸 巍
嘉 宾:江晓原(上海政法高校讲师、博导,科学史系主管)

  主持人
下一周末,众人期盼由来已久的《黑客帝国2》终于闪亮登场了。与此同时,林林总总的报章杂志不约而同地掀起好一阵“黑客旋风”,与往年把大幅笔墨集中于明星逸
事、拍摄花絮之类不同,固然是最通俗化的媒体,这一次也无一例外地大谈“黑客帝国”的微妙文学。从柏拉图(Plato)到康德,从福柯到尼采,从超验主义到布鲁塞尔学
派……《黑客帝国》仿佛包容万象,深不可测,甚至有资深媒体这么评论:“《黑客帝国》突然唤醒了人们几十年沉积下来的对理学的讲明热情”。您认为这样的评
价科学啊?真实吗?
  江晓原
:倘使一部电影还可以显示那么多历史学思想,那么卓沃斯基兄弟岂不是“大师中的大师”了?事
实当然并非如此。那么多的“黑客艺术学评论”,多半只是从一个军事学概念出发去附会《黑客帝国》。所以会有这般的偶合场所:一份报纸的同一个版面,赫然并列
着神学家、存在主义者、禅宗、科学家对《黑客帝国》的不比诠释。不言而喻,那早已不是一种庄重的追究,而蜕变成了“卖弄的游乐”。从这个意义上的话,《黑
客帝国》已经变成一份任人处置的“文本”,何人都足以站在自己的立足点上,任意说上两句。

  主持人
:对于“黑客帝国艺术学”商量的不庄严,是媒体操作的失误,仍然《黑客帝国》本身在医学上就从未太多的翻新和内涵?
  江晓原
《黑客帝国》当然谈不到法学上的换代,它只是有一定思想内涵的商业片,没必要将它夸大为历史学电影。观众对这部影片的兴味,也绝不等于群众对文学的热忱。抛
开喧闹的“黑客评论”,《黑客帝国》中有历史学意味的可以提到如此两项:一是机器人控制人类和人类反抗控制,这是科幻世界钻探多年的命题,并无太多新意;二
是虚拟与诚实的争论,“我们是否确实存在?”有人以为在《黑客帝国2》中,连第一部中被认为是实在的、人类反抗Matrix的锡安基地也只是是另一种程
序,整个社会风气皆虚无,这反映了某种历史学思辨。但是这样的争辩龃龉只是第一部内容的技术性发展,在精神上并没有什么提升。

  主持人
:假使照你所说,《黑客帝国2》本身并从未太充足的医学内涵,那么它又是哪些挑起这么多“文学关注”的吗?
  江晓原 :这几个题材可以从两上面来谈谈:
先是,我觉着,该片上映前必有对学识商品包装推广策划的能手在运作。也许是他俩最初抛出了福柯、Plato之类,而这恰恰知足了媒体潮流写作和读书的内需,于
是各样媒体随之而动。在风尚的指点下,《黑客帝国》一时变成和小伙子对话的重要“语码”之一。连篇累牍的“黑客农学”,群起欢呼的跟进,充裕反映了时髦化
写作和阅读的表征。在此处经济学实际上只是一种名特新优精的装点和点缀。我们将会看到观察视频的异化——变成某种自身挑战,在走进放映《黑客帝国2》的影院,人
们脑海中不是充满对未知影片的指望,而是早就装满了各类历史学名词及其互相的的撞击,眼睛发酸脖子发直两刻钟,换到的或许并不是“真雅观”,而是一句
“我毕竟看懂了”。
  其次,随着影碟行业技术的敏捷提高,看碟、藏碟、淘碟正在逐步改为和看书、藏书、淘书好像的移位,但这两者之间有一个很大的例外——书籍的内容可以在
书店里现场浏览,而影碟的情节一般无法当场浏览,这就使得民众对“淘碟指南”有着比“淘书指南”更多的需要。为了满意这种增长的需求,我们来看各个报
刊杂志上“鉴碟”之类的栏目正在持续设立。这一背景无疑会大大扩充媒体对新上映电影的爱戴程度,那么对于《黑客帝国》这样的大片,受到低度关注也就很容易
领悟了。我想大胆预言一句,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大片受到这么的关切——只要它本身可以提供充足的讲话资源。

  主持人
:假诺说黑客的“教育学风潮”起点于高手的谋划,但如此多媒体的跟进,难道都是公家无意识,难道不是因为它适合了众人心中的诉求吗?
  晓原
时髦化写作和读书的特点之一是,你一旦能提供给媒体丰盛的讲话资源,让媒体有话可说,而且可以言之成理,就可以抓住风潮。《黑客帝国》在这上边的确是打响
的。当然《黑客帝国》之吸引人,还在于它的问题得以指导到顶点关怀——诸如生与死、真与幻等等,那频繁比迫在眉睫的切切实实题材更开放,因此也更能构成话语资
源。

  主持人
:是否可以如此觉得,《黑客帝国》的成功与网络科技、生命技术的飞快发展有关,它让人们感受到了来自以后的压力,潜在的慌张诱发了人人的关爱?
  江晓原
这样的压力还很漫长,还远不足以引起恐慌。但是科学技术的新成果,往往会化为媒体的学问资源,成为时髦化写作和阅读的题目。《黑客帝国》正是如此的事例。
当年全球强烈琢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据说唯有12私房确实精晓绝对论;而如今霍金的学说,又有稍许人能看懂?不过书商打出的中译本让利语却是“阅读霍
金,懂不懂都是得到”!多么赏心悦目、多么精明的口号!堪称当代文化商品包装让利的经文。那么对于《黑客帝国》这样到底是十分赏心悦目的影片,恐怕应该说“观看《黑客》,懂不懂都是分享”吧?

 

2003年7月19日加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