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之方中

不是书法,不是书法,不是书法

前些天径直在和毛笔作斗争~

科学技术 1

科学技术 2

科学技术 3

科学技术 4

国风·鄘风·定之方中

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揆之以日,作于楚室。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7。

升彼虚矣,以望楚矣。望楚与堂,景山与京。降观于桑。卜云其吉,终焉允臧。

灵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驾,说于桑田。匪直也人,秉心塞渊。騋牝三千。

声明译文

词句注释

鄘(yōng):中国周代王公国名,在今黑龙江省汲县北。

定:定星,又叫营室星。一月之交,定星昏中而正,宜定方位,造宫室。

作于楚宫:即在楚丘地点营建宫室。于,古声与“为”通,作为之意。楚,楚丘,地名,在今广东滑县东、营口西。

揆(kuí):测度。日:日影。

树:种植,栽种。榛栗:落叶乔木,榛果形圆而壳厚,栗果比榛果大。二种果实皆可食,味美。

椅桐梓漆:四种木名,都是做琴瑟的好素材。椅,山桐子。桐,即梧桐。梓,木质好,供建筑及制家具用。漆,树汁可以漆物者为漆。

爰(yuán):于是。

升:登。虚(qū):一说古城,一说大丘,同“墟”。

望:眺望。

堂:楚丘旁邑。

景山:大山。京:高丘。

降:从高处下来。观:考察。桑:桑田。

卜云其吉:经过算命得出结果说吉利。

允:确实。臧:好,善。

灵:善。零:落雨。

倌:驾车小臣。

科学技术,星言:晴焉。夙:早上。

说(shuì),通“税”,歇息。

匪:犹“彼”。直:特也。

秉心:用心、操心。塞渊:踏实深刻。

騋(lái):七尺以上的马。牝(pìn):母马。三千:约数,表示众多。

空话译文

定星现于天正中,楚丘宗庙始动工。日影用以测方向,打好住宅地基功。种植榛树和栗树,还有梓漆椅梧桐,成材可做琴瑟用。

出游故城丘墟上,眺望楚丘这样子。看到楚丘和堂邑,还有高丘和山岗。下山再观田中桑,算命结果很吉利,前程美好有期待。

好雨徐徐刚下完,命令管车小马倌。披着星光早驾车加鞭停歇在桑田。不仅正直为国民,心地诚善谋虑远,种马要养到三千!

编写背景

此诗当作于卫文公的中老年或死后,是记述当时情况,具有史诗性质。它与《大雅·公刘》写周人先祖公刘辅导周民由邰迁豳时相地形、建京邑、治田地等颇相类。这篇风诗意在歌功颂德,称颂的目标则是卫文公。卫懿公当道时,荒淫腐败,懿公好鹤,给鹤食俸乘车,民心离散。卫懿公九年(公元前660年),狄人攻卫,卫人无斗志,懿公死,卫亡。卫遗民不足千人渡过长江,齐、宋援卫,立戴公,庐居于漕邑(今黑龙江滑县旧城东)暂栖。不久戴公死,弟文公毁立。齐桓公发兵戍守亡而复存的卫国。漕邑不宜建都,齐桓公二十八年(公元前658年),齐桓公率诸侯助卫迁于楚丘。卫文公受命于危亡之际,兢兢业业励精图治,卫国日渐繁荣。卫文公十八年(公元前642年),邢与狄合兵攻卫,卫文公率兵击退敌军,次年又讨伐邢国,其国力与懿公时不可同日而语。《左传·闵公三年》载:“卫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务材训农,通商惠工,敬教劝学,授方任能。元年革车三十乘,季年乃三百乘。”可见卫文公中期国力已加强了近十倍。卫文公不乏文治武功,称得上是卫国的HUAWEI之君。因而国人作此诗对他开展表扬。

创作鉴赏

完整赏析

此诗分三章,每章共七句。首章写在楚丘营建宫室。南齐科学技术还相比原始,建造住宅需要定向,只可以凭借日星。定星每年阴历十二月十五至十十一月底,黄昏时分出现在南方天空,与北极星相对应,就可精确测定南北方向。至于东西,揆度日影也可确知。又十月前期方届农闲,严寒尚未至,古人于此时修宫筑室,自是分外不错。至于栽种树木,西魏在宫殿庙宇建筑旁需植名木,如“九棘”“三槐”之类,也有一定规定。楚丘宫庙等处种植了“榛栗”,这两种树的成果可供祭拜;种植了“椅桐梓漆”,这四种树成材后都是打造琴瑟的好资料。古人大兴土木兼顾人文景色与自然景观,这对明天也是一种启发。“爰伐琴瑟”,很有意思。十年大树,百年树人,立国之初就考虑到以后能歌舞升平,琴瑟悠飏,可见深谋远虑与充斥自信,非苟且偷安者比,因而令人尝尝出诗中隐寓的褒美之意。首章写的是群体劳动,这样的不利设计,这样的忐忑不安有序,这样的自豪自信,在颇为整饬而略带举办曲色彩的诗行中,读者仿佛触摸到了卫人重建家园时这种明朗而又激烈的心潮澎湃脉搏。然而,人们不可以自发盲目行事,也不容许群龙无首,这一大局面工程究竟由何人计划和长官的,由此导致小小悬念,自然折入二章的倒叙缘由,章法安排上存有自然之势。

二章追叙卫文公卜筑楚丘的全经过。全经过包括二个层次:尽人事,敬天命。前五句为尽人事,先是“望”,后是“观”。望是登高远望,登上漕邑故墟,眺望楚丘。“望楚”的再次,表明端详得极其致密,慎重而又郑重。另外。还观看了紧邻的堂邑和高高下下的高低山丘。那显示文公有抬高的堪舆风水文化。“观”是降观,下到田地察看蚕桑水土,是否宜耕宜渔。这都是有关国计民生的常有大计,作为贤君自然不会忽视。这五句从“登”到“降”,从“望”到“观”,全景扫描,场合宏远,在广大雄伟的背景上刻划了既高瞻远瞩又稳扎稳打的文公形象。最终两句写看相,经“天意”认可,人事才算定局,它促进前几日读者认识西夏正史。

与二章大刀阔斧手笔迥不相侔,三章却于细微处见精神。三章写文公躬劝农桑。“好雨知时节”,有一天夜里春雨绵绵滋润大地,黎明时分天转晴朗,文公侵晨起身,披星戴月,吩咐车夫套车赶往桑田。这幅具体的底细刻画图,要传达的新闻也肯定:文公重视农业生产,亲自前去劝耕督种。由小见大,文公平常夙兴夜寐劳瘁国事的气象,都容易想见。

三章的最末三句是全篇的结穴,揭出题旨:他可不是平庸的貌似的人,他的勤学苦练是何其的莫过于多么的源远流长啊!全诗叙事,都用赋的手段,从赋中令人品尝出称赞的韵致。“匪直也人,秉心塞渊。”二句即便也是赋,却有更多的抒情色彩。由于文公“秉心塞渊”,崇尚实际,不繁文缛节做表面著作,才使卫国由弱变强。一、二、三章的富有叙写,无不围绕“秉心塞渊”而开展。

诗末句“騋牝三千”,好像与全诗内容风马牛不相及,其实是结合一种因果关系。上述卜地、筑宫、兴农各个是因,此句是果。兵强马壮,常反映一国的繁荣富强,在文公治理下,卫国确实日臻富强。《诗经原始》也中度评价文公治卫,称其“不数年而戎马寖强,蚕桑尤盛,为山西巨邦。其后孔丘适卫犹有庶哉之叹,则再造之功不可泯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