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奇观中的生态诗学

电影《阿凡达》剧照

数字奇观中的生态诗学——电影《阿凡达》中的生态美学观探析

摘要二零一零年美利坚合营国名牌导演卡梅罗十四年磨一剑的科幻电影《阿凡达》一经出现即得到前所未有成功。影片将文艺脚本中“环境的想象”升BlackBerry计算机特技构建的数字奇观,突显出浓密的人文价值与生态美学内涵。本文将从生态批评角度,分析这一超级奇观电影中所包括的生态诗学。电影叙事展现出生态全体论的传统,地球人与纳美族人的角色身份设定为“非人类中央主义”的探赜索隐提供了语境。潘多拉(多拉(Dora))星球的原型指向原始地球,是当代社会阅历工具理性后复出的“返魅”现象,也是尽善尽美地球生存环境的隐喻。纳美族人爱惜自然,顺应自然的生活方式诠释出海德格尔“诗意栖居”的军事学观。影片中的化身人连连打败自己弱点,最后寻找到救赎身心的新家庭,浮现出深切的“家园意识”。《阿凡达》没有沉迷于超过特效技术突显视觉表象的饕鬄盛宴,而是借由奇观化的视觉情势和好莱坞式叙事手法深远思想现代社会生态失衡、精神堕落等题材,与东方古老管理学智慧交相呼应,值得反复讨论与探究。

关键词:数字奇观;特效技术;生态美学;《阿凡达》

在巴黎自然博物馆展出中,可以看来那般一个经文的比方:若是把地球的历史模拟成一天即24钟头,那么最原始的动物则大概是在23点45分发出,陆生动物则是在23点54分爆发,爬行动物则是在23点58分爆发,而人类在一天即将收尾的末尾几秒才到来地球上。不问可知,人类自古以来就是地球生态系统的要紧构成,与任何动植物一样,爱惜地球的自然资源得以生存下来。不过在人类诞生后的短暂“几分钟”内,人类不断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尤其在进入工业革命后,“人类宗旨主义”成为主流教育学思想观念,“人为自然立法”、“人是大自然的中坚”有着超乎其他理论观念的同情,那所有归因于人对本来的万分打败与索取欲望,人类面临的生态问题日趋严酷。美利坚合众国后现代理论家大卫(大卫(David))·雷·格里芬在《和平与后现代范式》一文中提出:“现代范式对社会风气和平带来种种悲伤后果的第五个特点就是它的非生态论存在观”。[1]他从批判的理念提议了“生态论的存在观”。

直至20世纪80年份中期,生态学逐步渗透到相关课程,1985年,法兰西共和国社会学家J-M·费里于1985年提出,
“生态学以及关于的全套,预示着一种受美学理论支配的现代化腾讯网潮的出现。”[2]经过,生态美学观诞生于后现代语境下,首要探究人——自然——社会的多重审美关系,寻求建立一种符合生态原理、具有审美意义的存在境况。在生态美学的熏陶与指导下,生态问题也变成翻译家、艺术家的探赜索隐热点,电影作为集多种措施种类于一体的汇总艺术,自然承担起反思社会问题、传播知识传统的职责。伴随信息革命,依托数字化制作手段,现代特效电影将艺术想象转化为视听奇观,其中卡梅隆(卡梅罗)导演创作的科幻电影巨作《阿凡达》是依靠现代形象科学和技术反思人类生态危机的大笔。本文将从生态批评理论的要旨绪想“环境的设想”入手,分析电影《阿凡达》如何借由特技技术将“环境的想像”转化为沉浸式的数字奇观,以及其中所涵盖的生态美学特征。

一.环境的想像与数字奇观

(一).《阿凡达》中的“环境的设想”

作为生态批评的领军官物,Lawrence·布尔在其代表作《环境的设想》中指出:“环境危机包括着想象的危机。改正环境,在于找到想像自然以及人与自然关系的更确切的不二法门。”布尔向大家来得了艺术学想象环境、展现环境、改变环境的宇宙观,其理念锲而不舍系统全部论,主张和谐、适度的尺度,由此得以迅猛盛行,并渗透到各样工学批评领域中。

在影视中,“环境的想像”得以进一步直观化、具体化的视听表现。卡梅罗导演于1994年开始创作长达80页的法学剧本,二〇〇五年她又邀请南加州大学的言语专家保罗(Paul),为纳美族设计了一套全新的语言系统,先导为潘多拉(Dora)星球上的动植物命名,同时邀请加州大学的植物科学系经理朱迪·霍尔特(Holt),为她创设的几十种植物编写详尽的不利讲明。[3]天国学家、音乐教学也被特邀来一起打造一个想象中的既虚幻又真实的外星球环境。运用格局想象力和创制力结合专家学者的心劲思维,导演显示出“想象环境”的构建进程,意在重构人类生态文化精神,在影视中铸就人类审美化生存的乌托邦。正如布尔借用贝特在《大地之梦》中所言:“深层生态学的只求永远无法再那些世上上落实,可是,假使大家还会作为一个物种而现有于世的话,可能刚刚以来于大家还怀有在想象性小说里希望的力量”。总而言之,导演卡梅罗的创作不仅仅是一回电影艺术实践,更是凭借突出的创建力来设想环境、显示环境并转账为一种促进人们改变环境的塑造力。

(二).从“环境的设想”
到数字奇观

“环境的设想”到“数字奇观”并可以在影视大荧幕上突显,一方面得益于主创团队的无理创设,即艺术表明的求偶,另一方面归功于先进电影技术的开拓性发展。众所周知,电影是艺术与不易联姻的产物。《阿凡达》原定于1999年上映,但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条件无法达成,直到二〇〇六年1三月,计算机生成照片真实人像技术进步未来,导演推动制作团队探讨出全新的动作捕捉动画技术。《阿凡达》由“环境的想像”转化为电影奇观成为可能。直到二零零六年影片上映,《阿凡达》以其中度统一的形式与内容,数字美学中包涵着生态诗学,达成了人类对于可以家园的展望。艺术实践紧扣生态美学观,生态美学拓展了影片创作始末与传统,二者相辅相成,形成很是的审美眼光。

作为一部具有艺术与科学和技术观念的史诗巨作,《阿凡达》
带给观众四遍全新的性命体验。影片百分之六十上述的场景均采纳数字特效技术创造,数字场景美轮美奂,虚实结合,将映像表明推进到一个新的莫大。

数字奇观的构建首要显示在数字场景和数字表演七个地方。首先,在演艺方面,纳美族人结合了真人表演(动作捕捉数据)和数码表演(CG表情与动画),将价值观争执的二种动画表演倾向“漫画化”与“照相写实主义”进行融合与补偿,延展了演艺的听从与意义。其次,在气象设计方面,大多场景均为数字绘景、渲染与合成的结果,例如潘多拉(Dora)星球的造作,先从地球实景景象采样,整合有关视觉元素,最后创设出鲜活的虚拟环境。场景特效制作选取多种办法,如微缩景象与CG制作结合,数字绘景与合成,扩张了绘画、建筑、素描和水墨画等措施格局在电影领域中的新语汇。别的,《阿凡达》中的数字奇观强化出“感觉现实主义”内涵。电影数字特效学者史蒂芬(Stephen)(斯蒂芬(Stephen))·普林斯曾提出,“感觉现实主义”将“感觉”和“现实”那三个相对的要素相结合,而且呼应了俺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协会。银幕上的数码影象,即使是由众多个人工的特效技术所建构和合成的,但是它调动了观众更加多的吸重力,令观众且陷入印象世界中并认可其中的规则,从感觉到实际。[4]切切实实真实与虚拟真实有机结合,具有沉浸式的审美经验。数字特效构建的形象模糊了“再次出现”与“表现”的创作方法,观众沉浸于实际与幻象之间。导演詹姆斯(James)·卡梅罗表示:“电影就是“现实的抓住”,希望创立出细节丰硕的一揽子映像来令观众感受到‘真实’的形象世界,并被深深吸引。”[5]形象模糊了切实与虚拟的尽头,观者被比实际更为实际的奇观效果所打动。其余,《阿凡达》的弥足珍惜之处在于,创小编没有沉迷于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本身,而是使用奇观表象深化了影片内涵,作为生态系统的一个首要组成部分,人类究竟该怎么处理人、自然与社会的关系,《阿凡达》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样本。

二.数字奇观中的生态美学

(一)奇观化叙事与生态全体论表明

《阿凡达》的人生观设定在2154年,人类文明进入新闻社会,工业文明与工具理性的递进下,地球被无节制的开销,生态遭到严重破坏,人类亲手用自己发明的科学和技术工具毁掉了曾经赏心悦目古老的紫色星球,不得不进入外太空的潘多拉(Dora)星球寻求改变人类能源产业的蛋氨酸“Unobtanium”。潘多拉星球的了解生命为纳美族,他们器重多样化的生态风貌,过着顺应自然的清纯生活。影片中对生态全体论的强调主要展现在多个方面,其一是纳美族本身与世界自然的协调共生。其二是克隆人发明者格蕾丝博士对纳美族的接头与保安,甚至不惜就义生命来挽救另一个族群与学识。其三是透过主人公杰克(杰克)的认识扭转,进一步深化生态有限支撑主体。当杰克(杰克(Jack))化身为富有人类意识与纳美族人肉体的仿造人时,人类从长久以来的与自然二元争论的认识论,渐渐成形为生态总体论观。面对雅观的潘多拉星球,人类得到三次重复凝望原始地球的关头,人与世界从根本上不再是“主客二分”的解体与相对。当代生态批评家威·廉(Wil·liam)·鲁克尔特提出“在生态学中,人类的悲剧性缺陷是人类中央主义(与之相对的是生态中央主义)视野,以及人类要想克服、教化、驯服、破坏、利用自然万物的冲动”。他将人类的那种“冲动”称作“生态梦魇”[6]。作为人类替身身份的杰克,在与纳美族公主相处进度中逐渐改变了对全人类采矿的看法,落成了由“人类中央主义”向“生态总体论”的思维转变。在这一传统指点下,杰克(Jack)呼吁潘多拉(Dora)星球上的各样族人团结起来,对抗人类灭绝人性的进击,最后冲破“人类中央主义”的“生态梦魇”,取得人与宇宙重新创造链接的时机。那种思维大旨内容是地球上的物种构成一个整机的生态系统,生态链中的具备生命都与土地、空气、水一起构成一种能量循环的平衡有机体,对完全的毁损自然唤起生态危机,继而危及人类生活。影片最终,纳美族人用自己的感受器与圣树相连,将杰克(Jack)的神魄转移到阿凡达身上,“生态总体论”浮现为实际而激动的浪漫情节。

(二).虚拟星球设计展现出的
“返魅”
景观

所谓“魅”是史前时代由于人类认识局限和科学和技术的欠发达所形成的当然神秘感以及人类对本来的敬畏感与恐惧感。随着人类进入工业社会时代,科学和技术迈进的发展加强了人类对自然的认识和改建能力,“人类最神圣”,“人是理所当然的统治者”等合计流行起来。那就是马克斯·韦伯提议的人类对于本来的“祛魅”。工具理性直接导致人类对于自然的贪婪开发与占用,甚至不惜诉诸军事,人类在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就需求通过对于世界一些的“返魅”来过来人类对于大自然神圣性与审美性的钦佩与崇敬。影片中,建构于科学技术文明基础上的人类社会为了在潘多拉(多拉)星球建立资源开采基地,研发化身人阿凡达接近纳美丽的女生,并最后选取武力对其进展狂轰滥炸,丰盛展示出“祛魅”的地球文明对潘多拉星球带来的劫难,也可看成人类在利益驱动之下,现代工具理性对于本来地球生态的如火如荼破坏。潘多拉(Dora)星球雅观莫测,是导演对于原来地球美好意境的设想与提升。虚拟仿真构建的万物皆服从真实世界中的自然法则。借助数字特效技术,创作团队陈设出参天大树组成的原始森林,虚拟CG植物和样子奇特的各项猛兽。红色纳美女的外形设计有着人的躯体和似猫的头顶,具有人兽合二为一的多如牛毛杂合风格。外形设计的多样性指向文化的多样性——在纳美族的历史观设计方面,他们秉持“心物一元”论,将协调当做星球的一有些,能听懂自然的人工呼吸,接收到自然之神“伊娃(伊娃(Eva))”的诏书。影片非凡的光影设计将植物与地下网络形成一个有机全部,通过布满发光链条的圣树,纳美观的女生向祖先和神灵祈福,甚至听到逝去的族人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息与回复。管医学观念中架空的“生生不息”的性命循环构成一个数字构建的可视化的能量场。在潘多拉(Dora)这些能量场中,所有动植物以及智慧生命都对自然万物怀有敬畏之心,呼应生态美学中的“返魅”观念。当然,那种“返魅”并不是暗示人类回归到原来蒙昧的生活境况,而是部分的回复自然的神秘性与审美性,令观者爆发敬畏之心。

(三).纳美丽的女人“诗意地居住”的美学启示

20世纪最宏大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思想家海德格尔指出“诗意地居住”医学理念。那里的居留不仅是物质上人与自然的幸存,更器重的是指精神层面上人与自然的和谐生活状态。[7]海德格尔生活的20世纪初期,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时期,资本家率先占有先进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工具,以追逐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终极目的,砍伐森林,破坏自然,掠夺资源,海德格尔将技能之于人类的阴暗面效应称为一种违反自然的“技术地居住”。

电影《阿凡达》中设定了两重世界观,一方是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崇拜主义主导的地球人“技术地居住”,另一方是信仰生态全体论的潘多拉(多拉(Dora))星球纳美丽的女生“诗意的居留”,通过数字化场景设计充足展现出三种文明语境中差别法学观念的显眼反差。杰克(杰克(Jack))在地球上的生存空间充满了钢筋铁骨与各色机器、军事装备,人在某种程度上改为机器与物质的属国,为机械所奴役。地球环境的完好统筹非凡冰冷感、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感与机械化,人类在科学技术至上的冷峻现实中质地异化,与世界末日般重度污染的地球物理环境比较,人类精神危机越发沉重。影片主人公杰克(杰克(Jack))身有不尽,丧失生活信心,是地球人面临严重生态与精神再度危机并最终危害其本人的典型。

潘多拉星球,植物繁茂,群山漂浮,湖瀑罗布(罗布(Rob)),赏心悦目的花瓣儿在夜间闪烁着迷幻美妙的光效,夜天使环绕在角色周围,构建出一幅“诗意栖居”的精粹环境。杰克(Jack)与纳美丽的女子公主的偶遇,在一场无意杀害林中怪兽的情节中展开,纳美族公主将怪兽之死归罪与杰克(Jack),而杰克(杰克(Jack))认为杀掉追赶自己的怪兽理所应当,纳美族公主反驳说怪兽本不应当死去,它也是本来生命的一片段。通过纳美公主安抚寿终正寝怪兽的动作细节,揭发出纳美丽的女生在精神状态上的“诗意栖居”。每当不得不杀死动物时,纳雅观的女生会尽量下降动物的切肤之痛,并会默默为其祷告:“兄弟,谢谢你,你的魂魄将于伊娃(伊娃)同在,你的躯干将于自身的族人化为一体。”

海德格尔说:“栖居,即置身在平静中,意味着在任意和保护中持守在安静里,那种自由让全部守身在其本性之中。”[8]电影中纳雅观的女生对天地万物本源的恋情与保安具体展示在他们一般行走中。不像地球人平等用“改造”和“主宰”的姿态来相比自己依靠的家中,相反,他们观看森林的变迁,研商动物的踪影,倾听各物种的音响,体会细微的口味,形成一套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并存理念。在纳美女眼中,“山水皆有情”,那也与华夏赫赫闻明歌星李泽(英文名:lǐ zé)厚先生提议的要从工具本体发展到心思本体的美学观念相呼应。纳美人将协调的情义投射在万物上,自然物体成为具备人性情绪的器皿,表现为与自然、宇宙相交融、认可与集成的审美化生存经验。人看成栖居者唯有让出自然之自由的长空,才能为投机也让出栖居之自由的半空中。[9]“诗意地居住”就是对大自然保养的呼唤,是人对此本真的仰慕与回归大地怀抱的愿望。

(四).回归“家园意识”的化身人我救赎

现代生态审美观中“家园意识”的提议首先是因为现代社会中由于环境的毁伤与精神的忐忑人们常见暴发一种失去家庭的不解之感。[10]“家在何处”是现代人存在论意义上的疑点。家园意识具体浮现为人赖以生存的物质性住所——生活家园以及抽象化的旺盛归宿——文化精神家园。现代社会多量冒出以“乡愁”、“寻根”为宗旨的精神救赎类电影,就是人类“家园意识”在章程世界的回音。人类如此渴望领先实际藩篱,回归自然,还原人之本真。

在影片《阿凡达》中,地球向着潘多拉(多拉(Dora))星球的队伍容貌强攻,亦可以看成人类科学和技术文明与自然生态系统的绝对。最后潘多拉星球的种族团结起来,借助圣树的力量将人类克服,警醒人类不可小看自然,唯我独尊,加害生态链上任何一环节,都将整合人类对本人更大的残害。影片主人公杰克(杰克(Jack))历经祸患,从担负恳伐潘多拉(多拉(Dora))星球矿产资源的沉重,到被纳美女孩子态观念所感染,最终击退人类的猛烈进攻,辅助纳美女保卫家庭。在神魂圣树的帮带下,杰克的现代人灵魂终于在化身身体里休息,生命的重生预示着精神上的自我救赎,人看作自然的一片段,终于重临自然生态文明家庭的胸怀。人类在战争中全军覆没,预示着克制自然欲望得以战胜,回归到寻求自然浑朴本性的心愿中。潘多拉(Dora)星球这一设想中的环境,最后成为容纳万物的活着与精神家园。

三.结语

电影出生于科学技术的发祥地,技术与格局相互交融,不断扩展造梦者想象力的边际,形成非凡的奇观化美学特征。在人类所处的一个由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转型的一代中,《阿凡达》通过数字特效与好莱坞经典叙事手法,突显出影视艺术的顶天立地影响力,是一部警醒人类社会的生态问题的当代启示录。观众在观影的还要获取三回心灵重生的旺盛洗礼。生态批评理论家们相信艺术具有某种能量,能够转移人类,那种能量表现为转移人们的心灵,从而转变他们的态势,使之从破坏自然转向维护自然。[11]展望古老的东部美学智慧,《阿凡达》所传达的焦点绪想与两千多年以前的中华先贤们交相呼应。老子和农庄早已发现到人类文明的阴暗面成效,并提出人不应与自然顶牛,而是要以审美的眼光看待自然,以诗意的态势对待万物。从中华太古图腾与神话包蕴的生态伦理思想,到道家浓缩为“知者乐水,仁者益阳”的生态意识,再到墨家思想体现出的“道法自然”生态平等观念和“天人合一”的生态审美经验,东方管理学中富含的古老生态智慧与西方兴起的生态美学是全人类跨越时间隧道的一遍思想碰撞,对于法学艺术创作和钻研有重视大的开导意义。有趣的是,那类反Cisco学技术对于自然发生负面效能的奇观电影,本身也是出生于现代形象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发祥地,正如盛名核数学家詹克明所说:“科学毫不功利,技术原本是中性的,它由此成为“双刃剑”
完全是因为性格本身的善恶两重性。”电影《阿凡达》既是一场现代形象技术的强悍尝试,又是四回全人类范围内生态诗学的美学教育,唤起人们的向善之心。

参考文献

1.曾繁仁.当代生态美学观的主干层面[J].文艺讨论,2007(4).

科学技术,2.曾繁仁.生态美学:后现代语境下崭新的生态存在论美学观[J].新疆农业学院学报(工学社会科学版)2002,31(3).

3.方丽.文学与“环境的想像”———论Lawrence.布尔生态批评“三部曲”[J].当代海外经济学,2010(3).

4.吕月米.景色电影美学品格综述及发展研究[J].影片工学,2010(16).

5.吴承笃.栖居与生态——“诗意地居住”的生态意蕴解读[J].东师范高校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57(6).

6.鲁枢元.生态文艺学[M].长沙:安徽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

7.周雯.关于影片数字特效的论战探索[D].巴黎电子金融学院,2007.

8.张烨.奇观电影中数字特效技术的美学特征[J].影评,2013(3).

9.康宁.《阿凡达》:魔幻电影中的家园意识[J].影片法学,2010(14).

10.陈竞宇,王全权.《阿凡达》生态美学思想探析[J].阿塞拜疆巴库林业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2).

11.田晓.生态美学视野下的《阿凡达》[J].影片管理学,2013(12).

12.成光虎.论《阿凡达》数字化场景设计的美学特征[J].影视文学,2010(11).

13.肖永亮等.数字技术语境中电影的真实美学[J].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27(2).

14.[美]盖瑞特·斯图亚特著,于昌民译.数字浩劫和视像碎灭:越发效果的科学技术诗学[J].电影艺术,2016(5).

15.
[法]克里斯(Rhys)·蒂安(Chri·stian)·麦茨著,于昌民译.特效与电影[J].视频艺术,2016(5).

16.詹克明.空钓寒江[M].新加坡:香港教育出版社,2010.

  1. Jeffrey A Okun7& SusanZwerman. The VES handbook of Visual Effects :
    Industry Standard VFX Practicesand Procedures[M], Amsterdam ; Boston :
    Elsevier/Focal Press, 2010.

注释:

[1]戴维·雷·格里芬著,王成兵译.后现代精神[M].巴黎:要旨编译出版社,
1998: 224.

[2]鲁枢元.生态文艺学[M].尼斯:湖北人民教育出版社,
2000: 27.

[3]成光虎.论《阿凡达》数字化场景设计的美学特征[J].影视农学,2010(11):71.

[4]Stephen Prince.Digital

Visual Effects in Cinema: The Seduction of Reality[M].,NewBrunswick,
NJ: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2012, p.5.

[5]Jody Duncan,“The

Seduction of Reality”[J],Cinefex, No 120,January

2010,p.146.

[6]Cheryll
Glotfelty&Harold Fromm:The Ecocriticism Reader: Landmarks in Literary

Ecology[M], Athens:University of Georgia Press, 1996,P113.

[7]李赞萍.诗意地居住——生态批评意见下的《阿凡达》[J].山花,
2015(24):143.

[8]孙周兴.海德格尔选集(上卷)[M].巴黎:三联书店,1996:149.

[9]吴承笃.栖居与生态——“诗意地居住”的生态意蕴解读[J].新疆师范高校学报,2012,
57( 2).

[10]曾繁仁.当代生态美学观的主干层面[J].文艺探讨,
2007(4): 5.

[11]曾繁仁.当代生态美学观的骨干范畴[J].文艺商讨,
2007(4): 22.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