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回被热爱的妇人吐弃

“人只好活100年,怎么能制定500年计划?”

“写出最好的歌,让我们传唱500年。”

她是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东西方文化互换特别贡献奖”的第一位华人美学家。

在长达62年的音乐创作中,他为我们留下了近千首歌曲。

当今世界什么地方有华人,何地就会响起他的节奏。

她就是一生苦难,73岁才大放异彩的西面歌王——王洛宾。

                                                                01  

1913年,日本东京一个不大的四合院里。王洛宾出生在一个小人士家庭。

在三伯咿咿呀呀咿咿的胡琴声里,王洛宾逐步长成,长成了一个不安分的男女。胆子贼大,贼有意见。

1926年,13岁的王洛宾从家里偷了某些钱,加上自己积攒的零用钱,一个人坐着火车跑去了东北,想从这边去苏联上学音乐。

在东北,王洛宾没有找到去苏联的路。钱将要花完的时候,他灰溜溜地再次来到了京城。从此灰溜溜地搞好孩子,灰溜溜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1931年,18岁的王洛宾考入北平措施专科高校。跟随一名俄罗丝巾帼学习西洋音乐。

女孩子自称是始祖的小姨母。沙皇被推翻后,她一头逃亡到了新加坡市。

想去苏联学音乐,未成。五年后,苏联把天子的二姨母送到了他面前。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无时或忘,终有回响吧。

                                                                02 

1936年,因为交不起学费,王洛宾辍学了。

辍学后的王洛宾,在西直门外的扶轮中学谋到了一个音乐老师的岗位。

在一场在赈灾义演上,王洛宾为一个跳芭蕾的孙女伴唱。两颗年轻的心,萌动了爱意的种芽。

女儿叫杜明远。五个人举办了订婚典礼。姑娘的三伯为幼女改名洛珊,让二人以兄妹相待。先去马普托,再投奔张掖。

到了杜阿拉,洛珊改名罗珊。四人结为夫妻,先河了共同生活。

歌伴舞的构成,够自己够浪漫。可活着根本都不是太平。

六人联名漂泊,从武汉翻身到了常州,又从长春漂流到了泰州。

在德阳毕竟暂时安顿下来。罗珊在一所女人农业大学任美术老师。王洛宾则持续奔波在外,收集整理和创作西域民歌。

两地分居让王洛宾思恋成痴,他为罗珊写了一首情歌:半个月球爬上来,依拉拉爬上来。照在自己闺女的梳妆台,依拉拉梳妆台。请您把这纱窗打开,再把这葡萄摘一朵,轻轻地扔下来。……

惦念再真,情歌再美,都不如你在自己身边。

尚未电灯,没有音乐,没有芭蕾舞,无人问她粥可温,无人陪她立黄昏。罗珊初阶使性子,闹心绪,要到哈尔滨看病。

到了金华后,罗珊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回泰州。王洛宾的婚姻亮起了红灯,警报呜呜地响个不停。

“爱情是迷信,音乐是宗教”。信仰岌岌可危的时候,王洛宾采纳了音乐,用音乐对冲信仰的危机。

她单独回来了连云港,继续民歌创作。

                                                               03 

人生然则得失二字,有得必有失,有失就有得。得时莫得意,失时莫失意。

1939年,闻明影视人郑君里来江苏拍照纪录片《祖国万岁》。王洛宾应邀进了摄制组,驻扎在江苏湖畔金银滩草地上的千户长同曲乎家。

为了拍摄某个牧羊场地,千户长的四姨娘萨耶卓玛被选为牧羊女。王洛宾则穿上藏袍,扮演为卓玛赶羊的帮工。

王洛宾挥鞭子赶羊的时候,不小心抽到了卓玛的马屁股。马儿受到惊吓猛跑起来,卓玛惊呼着回头看了王洛宾一眼,似有嗔怪之意。

王洛宾痴痴地望着夕阳下卓玛俊美的脸上,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三天后,拍摄工作截止了。返程的前夕,王洛宾向卓玛辞行。走到卓玛的帷幕前,发现她已和远处天际的白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迷惘的王洛宾,在回程的驼峰上,写了这首歌曲:在这遥远的地点有位好孙女,人们走过他的帷幕,都要改过自新留恋的张望,她这褐色的小脸好象红太阳,她这生气勃勃动人的眸子,好象深夜明媚的月亮,我愿遗弃那财产跟他去放羊,每一天看着那褐色的小脸,和这漂亮奥胡斯的衣裳,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纤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自我身上……

1941年,王洛宾与罗姗解除了婚约。

                                                                 04

在望两年时间,连续被两个妇女放任,王洛宾还可以再不好些吗?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欠好之后多半还会更不好。

同年一月,王洛宾被国民党昆明军统特务以“通共嫌疑罪”逮捕,关押在中山城北的大沙沟监狱。

苦狱三年,1944年6月,王洛宾出狱了。把她从监狱里捞出来的人,是国民党高官马步芳。

马步芳欣赏王洛宾的音乐才华,先提携他为音乐教官,后又提升至文化高参。

一身国民党军装,让王洛宾不好的人生迎来了急促的甜蜜和宁静,也给她的后半生带来了无穷的劳动和忙绿。

1945年,32岁的王洛宾又两遍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新娘子叫黄玉兰,是某家医院的助产士,出生于名医之家。

王洛宾沉浸在家庭的温暖中,他为爱妻取了一个新的名字:黄静。

1949年十月,36岁的王洛宾随王震大军凯歌进新疆,踌躇满志欲大展拳脚。

运气却不肯配合,再一次给了王洛宾一记重拳。

1950年春季,因为和马步芳的这段渊缘,王洛宾在南阳的家被查抄了。

王洛宾给新疆军区呈送了一封辞职信,彻底离开了大西北,举家迁到了迪拜市。只是上海的小日子也不安宁。

1951年,新疆军区保卫部的干部来到新加坡,将正在香港八中教学的王洛宾抓走,押上了西行的火车。

摸清信息的黄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静静地看着床旁哭作一团的五个未成年的儿子。一个多月后,黄静离开了红尘……

                                                                05

1952年,王洛宾被定罪劳役两年,第二次入狱。

这三遍救他的是南疆军区的政委、独臂将军左齐。理由很粗略:喜欢她的《达坂城的幼女》。左齐把王洛宾带到了南疆,在军区文工团监督使用。

和看守所比起来,生活环境宽松了不少。王洛理光以到和田、喀什等地参观,创作了大合唱《英雄的骆驼队》,得到全区军汇演二等奖。

1954年,王洛宾復苏了军籍。他把多少个外甥接受了新疆,申请了房子,购买了锅碗瓢盆,一边照顾儿女,一边创作音乐,生活逐步有了烟火气。

哪知风云又变。1960年,王洛宾第五次入狱。

她为音乐剧《步步紧紧跟毛主席》创作的焦点歌《萨拉(Sara)姆(Lamb),毛主席》,听上去像是“杀了毛主席”。(Sara姆(Lamb),是维吾尔语,衷心祝福的情趣)

因音乐而得救,因音乐而入狱。成也音乐,败也音乐。

接二连三地入狱,苦难仿佛没有限度。王洛宾活不下去了,外出工作的时候,他藏了一根绳索,寻找着走向自由的机会。

就要拥抱死神的时候,他记忆了正要入狱时,他戴罪上音乐课,一位叫阿娜汗的维吾尔姑娘悄悄塞给她的三个苹果。

她转移了思想,与死神擦肩而过。

“尽管身陷囹圄,我也坦诚,过着甜丝丝的光阴,写我大自己的情歌,谱我赏心悦目的罪犯歌,用歌声迎接一切苦难。”

每一天四个窝窝头,王洛宾舍不得吃,省下一个,送给同监的少数民族老人、青年,请他俩演唱民族歌曲。

1975年,62岁的王洛宾走出了监狱大门。

                                                                      06

日光下山明晚如故爬上来,花儿谢了过年仍旧一样的开。

1981年,新疆军区举行平反大会,为王洛宾苏醒名誉。

公允和公正会迟到,但不会缺席。73岁的时候,王洛宾迎来了属于他的正义和公平。

1986年八月,新疆军区政治部、新疆音乐家协会为他共同设立《人民艺术家王洛宾作品音乐会》,首次向全社会介绍他的音乐著作,授予他“人民书法家”的光荣称号。

1994年四月,联合国教科文协会赋予她“东西方文化交换特别贡献奖”。

1996年3月14日,王洛宾因胆总管结石在奥马哈总医院已故,享年83岁。

1997年1十二月,一场名为《新世纪之音》的广场音乐会,在青海省台北市举行,世界出名艺术家多明戈、卡雷拉斯和Diana(Anna)•罗斯(Rose),联袂演唱了《在这遥远的地方》。

她承受了世间最痛的侵害,却留下人间最美的歌曲。

百兽皆苦。愿大家都能唱出团结的歌声,用它迎接人生的整套苦难,始终过心情舒畅的光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