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对话

11

 灵魂是人体的容器

尼:好依然不好请您告知我有的有关灵魂的事?

神:当然可以。我将试着在你能了然的限定内表达给您听。但万一你有些地点认为“说不通”的,不要受挫。请记得,那一个情报是通过一个不同日常的过滤器传递来的。而以此过滤器的规划,本来就是要你们不用记得太多东西。

尼:请再告知我,为啥我要那么做。

神:假设您样样都记念,游戏就结束了。你到此地来,有一个特地的说辞;即便您打探了富有的事物是何等拼在一起的,你来此的高贵目标就会破产。在你们现在的意识层次,有些东西是永远神秘的,而且应当如是。

所以,不要试图去解开所有的潜在。至少不用三次解开所有。给宇宙一个机会。它会以适当的顺序展现自己。

分享这渐变的阅历。

尼:戒急用忍。

神:正是。

尼:我二叔平时这样说。

神:你大叔是个聪明而奇怪的人。

尼:这样形容她的人并不多。

神:是清楚他的人不多。

尼:我姑姑懂。

神:是的,她懂。

尼:她爱他。

神:是的,她爱他。

尼:而且他原谅他。

神:是的,她原谅他。

尼:即便他做过那么多令人痛苦的事。

神:是的。她懂,她爱,她原谅;在这地方,她始终是一个怪异的规范,一个受祝福的名师。

尼:是的。那么……你可以告知我有关灵魂的事了?

神:可以,你想明白怎么?

尼:让我们以中期的、最引人注目的问题起先;尽管这题目的答案我一度了然了,但它可以让大家有一个起点。有“人的神魄”这么一种东西呢?

神:有。那是您生命的第六个层次。你是三部分的生命体,由身、心、灵组成。

尼:我清楚自己的身子在哪个地方;我得以看看。我想自己也领略我的心在啥地方——在自我身体的头顶。但自己不确定——

神:等一等。你有点错误。你的心不在你的头顶。

找个正规网赌平台,尼:不在?

神:不在。你的脑子是在您的头部里,但您的心不在。

尼:那么,它在啥地方?

神:在你肢体的每个细胞里。

尼:哇——。

神:你所名叫的心,其实是一种能量。它是……意念(思想)。而意念是能量,并非实体。

你的头脑是一个实体。它是人的人体的一个物理的、生化的结构体——是最大、最复杂的,但不是绝无仅有的那类结构体。你的身体以它来把你的胸臆能量转化为大体脉冲〔physical
impulses,也译“身体冲动”
〕。你的脑力是个变频器。你的方方面面身子都是。在你的各样细胞中都有个变频器。生地理学家常说每个细胞——比如,血液细胞——好象有它和谐的灵性。事实上,是真的有。

尼:不仅细胞如此,肢体里相比较大的部分也是。这多少个地球上的每个人都知晓,身体的某个部分往往似乎有它和谐的心眼……

神:没错,每个女生都晓得,当老公不管自己的身躯部位影响他们的选料和操纵时,他们会变得多么不可理喻。

尼:有些女士就用这一个来支配男人。

神:没错。有些男人也用女性的这多少个地点来支配妇女。

尼:没错。

神:想把那循环不通吗?

尼:太想了!

神:这是我们本来说的:把生命的能量提升,使它将五个脉轮中央都囊括在内。

当您的选项与控制不是来源于你刚才提到的至极位置,而是源于更大的片段,女子就不容许决定你,而你也绝不会想要去控制妇女。

女子之所以想要借助这种操纵与操纵方法,是因为他俩没有此外措施可想——至少没那么有效,而假如没有办法可以决定男人,男人就多次——嗯——变得不得控制。

然则,假如老公何乐而不为把更高的秉性显示得多一些,假使女孩子愿意诉诸男人更多的部位,则所谓的“两性战争”将可息止。你们地球上多数的别样战争,也可以息止。

就如稍早我说过的,这并不意谓男人与妇女应该放弃性,也不意谓性是人类较低的个性。它意谓,如若只是性能量,既不升级更高的脉轮,又不与另外能量结合,则发出的精选与后果就不可以彰显全部的人。这一个拔取与后果往往就不够壮严华美。因为你们所有的人是由所有的能量和脉轮构成的。

全方位的您,本身就是壮严华美的。可是凡是比任何的你更少的,其壮严华美也更少。因而,假诺您想做出不那么壮严华美的拔取,造成不那么壮严华美的结果,则只从根轮做决定就可。然后看看会有如何结果。

结果是一点一滴可以预想的。

尼:嗯——。这一个自己想自己是了解的。

神:你本来知道。但人类所面临的最大题目,不是何时你了然,而是什么日期你依知道而走路。

尼:所以,心是在各类细胞里……

神:没错。由于您的头部比其余另外的地点细胞都多,所以看来仿佛你的心就在这边。不过这只是必不可缺的加工为主,而非唯一的。

尼:好。我精通了。那么,灵魂在啥地方?

神:你认为它在哪个地方?

尼:在第三眼的前边?

神:不是。

尼:在本人胸部的中心,心脏的右边,胸骨的正下方?

神:不是。

尼:好吧。我投降。

神:在装有的地点。

尼:所有的地点?

神:所有的地点。

尼:象心一样。

神:噢,等等。心并不在所有的地点。

尼:不在?我以为你碰巧说过它在身上的各样细胞里。

神:这并不是“所有的地点”。细胞与细胞里面有空子。事实上,你肢体的百分之九十九是空中。

尼:这就是灵魂的所在之处?

神:灵魂在你的内、外、周围各种地点。它是这将您容纳的东西。

尼:等等!现在稍等一等!我一贯觉得身体是灵魂的容器,不是的话,这“你的肢体是你生命的圣殿”
这句话又怎么说?

神:是形容词而已。

只是想帮忙人去询问他们不仅是他们的身子;他们比肢体更大。确实如此。灵魂比肢体更大。它不是盛装在肢体里,而是它把肢体盛装在它里面。

尼:我听进去了,不过万分不堪设想。

神:你有没有没听说过“光晕”(aura)?

尼:听过。听过。这是灵魂吗?

神:以你们的措辞和了然来说,这是最相仿的了,可以让你们对伟大而复杂的实相有一个定义。灵魂是把你聚集在协同的东西——正如神的神魄是把宇宙容纳在中间的事物,把宇宙聚集在一道的东西。

尼:喷——这真是跟我平昔认为的完全颠倒。

神:要有耐心,孩子。颠倒才刚先导吧。

尼:不过,如若以某种意义来说,灵魂是“我们整整的空气”,而各样人的神魄又都是这般,则一个灵魂在哪个地方截止,而另一个灵魂又在何处伊始?

呃——噢,你别说,别告诉我……

神:你看!你曾经知晓答案了!

尼:并没有一个怎么地点是旁人的魂魄“截至”,而我们的魂魄“最先”的场地!正象没有什么样地点是生活间的气氛“截止”,而餐厅的空气“起头”的场合。这统统是同一的氛围。统统是同一的神魄!

神:你发现了宇宙空间的奥秘。

尼:如若您是那盛装宇宙的器皿,而我们是盛装我们人体的容器,则从未一个地点是你“停止”,而大家“开端”的场地!

神:嗯哼!〔清喉咙的响动。〕

尼:你想怎么清喉咙就怎么清吧,对我的话,这不过了不足的启示!我是说,我即便一直就了然它是这般——可是本人前几天晓得了!

神:太棒了,是不是?

尼:你了解,我过去的想法是,由于身体是一个边境线显明的容器,所以“这一个”肢体和“这么些”身体便完全有分;而由于我觉着灵魂是在身子里,所以自己认为“这么些”灵魂与“这一个”灵魂也全然有分。

神:你这么联想是理所当然的。

尼:可是,尽管魂灵在肉体的万事到处都是——就如您所说的,如肢体的“光晕”——则何处是一个光晕的“截止”,而另一个光晕的“先导”处呢?现在,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得以看到,真的,以物农学的用语来说,一个灵魂并未“截止”,而另一个灵魂即已“起头”,咱们全为一体的大体的实相!

神:妙!我只可以说,妙!

尼:我原先总以为这是“后物理”的(metaphysical,形而上学的、玄学的)实相。现在,我掌握它是物理实相了!圣灵啊,宗教变成了天经地义!

神:不要说我没这样告诉过你。

尼:可是,等等。假设没有一个地点是一个灵魂截止,而另一个灵魂的最先处,则这是否意谓并从未个人灵魂这么个东西?

神:又是,又不是。

尼:这种回答真是再适合神可是了。

神:多谢。

尼:不过,说真的,我仍然希望更明了一些。

神:让自身喘口气。我们跑得太快了。你的手已经写痛了吗!

尼:你是指自己写得神速。

神:没错。所以,让我们歇口气。我们也都轻松一下。我会向你们统统解释清楚。

尼:好了。继续吧。我已预备好了。

神:你现在记得我曾多次向您涉嫌了高尚二分法?

尼:记得。

神:这就是这一个,而且是最大的一个。

尼:看得出来。

神:如果您想在大家的大自然中自在衣食住行,则对这神圣二分法做到底通晓就是十分必要的。

依神圣二分法,多少个明确龃龉的真谛(实相)可以起来存在于一致地点。

你们地球上的人却以为这难以承受。他们喜爱一板一眼;任何不适合他们想象画面的,一律排斥。因而,当几个实相起先建立而又宛如相互争辩时,你们立时假定其中一个毫无疑问是错的、假的、不真的。要极为成熟的人才能阅览和经受,事实上两者都可能是真的。

而是,在相对的界域——跟你们生活于其中的相持界域相对——则相当了解,这唯一的真理(就是这“一切万有”)有时会造成一种结果,若从相对的词义来看,是冲突的。

这称之为神圣二分法;在人的阅历中,是丰富实在的一些。如本人曾经说过的,若不收受这么些,几乎不可能自在吃饭。你会四处抱怨,愤愤不平,冲来冲去,到处找寻“正义”而不可得,或急切想要把相对的能力疏通,却永远不可以。因为那个力量本来就是不可以疏通的;因为正由于那多少个能力之间的拉力,才能生出所要发生的结果。

骨子里,相对界域就是由这张力才保持住的。举一个例子来说,就是善与恶之间的张力。在极限实相里,并没有善与恶。在相对界域,一切具有都是爱。可是在对峙界域,你们却成立了你们称为“恶”的阅历,而你们这样做,是很有理由的。你们想要体验爱,而不只“知道”爱是整套具有,但要是除去这一个没有另外,则你们就不能体会这么些。由此,在你们的境况中,你们创制了善与恶的对立(而且持续在此起彼伏成立),以便借用其一,你们可以体会其二。

此间,我们便有了一个神圣二分法——六个如同争辨的真谛同时设有于同一处。明确的说就是:

有善与恶这么一种东西。

凡事具有都是爱。

尼:谢谢你为本人表明。这或多或少,你往日曾经说过,但仍旧谢谢你让自身更是了然神圣二分法。

神:不客气。

好,如本人已说过的,最大的高风亮节二分法就是明天我们所谈的这么些。

只有一个设有,因而唯有一个灵魂。而在那一个存在中,有许多灵魂。

这二分法是这么运行的:刚刚大家早已表达过灵魂与灵魂间没有分级。灵魂是在全路物质体之内及之外包着它的生命能量(就如光晕)。就某种意义来说,是它把方方面面物体“保持”在它的岗位上的。“神的神魄”保持住宇宙:人的灵魂保持住每个人的肌体。

尼:身体不是灵魂的“容器”或“居所”;灵魂却是身体的容器。

神:正是。

尼:灵魂与灵魂间尚未“分界线”——并从未一处是“一个灵魂”开始,而“另一个灵魂”终止之处。所以,是一个灵魂保持着富有的躯体。

神:对。

尼:不过这个灵魂却“象似”一群个另外神魄。

神:它真的是这般——我也实在是这样——设计本来就是要如此。

尼:你能够分解它是咋样运作的啊?

神:可以。

尽管实际灵魂与灵魂没有分别,但那唯一的灵魂(之组成材料)却实在是以不同的进度创立出不同档次的深浅,展现为不同的情理实体。

尼:不同的进度?速度何时加进去的?

神:一切生命都是振动,你们所名为的生命(你们也可称之为神)是纯粹的能。那能从来在相连的震动。它以波在动。波以不同的速度振动,发生不同程度的浓淡,或光。后者又在大体世界发出你们称为的两样的“效应”——事实上,暴发不同的物体。但是,物体尽管各自不同而分手,发生它们的能,却完全是相同的。

让我回头来用你说的卧室和餐厅中的空气来做验证。这是您突发奇想的一个好例子。一个灵感。

尼:我知道是从啥地方来的。

神:没错,是自身给的,你说过,没有一个地点是“起居室的氛围”终止,而“餐厅的气氛”开首的场所。正是。然则却真有诸如此类个地点是“起居间的氛围”变得不那么浓的场面。也就是说,它挥发了,变得“稀薄些”。“餐厅的空气”也是均等。你离餐厅越远,越闻不到饭菜的意味!

可是整整屋子里的气氛却是同一个空气。餐厅里的空气并不是“其余空气”,而餐厅里的氛围却宛如象是“其它空气”。不说此外,它闻起来就是不同!

从而,由于空气带有了不同的特色,它就似乎是见仁见智的氛围了。但实在它不是。这都是同一个气氛,只是似乎不同。在卧室,你闻到壁炉的意味,在餐厅,你闻到饭菜的寓意。你依旧会走到某个房间,说:“哇,好闷。让空气进入吧!”就好象原来没有空气似的。可是,当然,那里面都是空气。你想要做的只是换成它的表征。

于是,你让外界的空气进入。但是,这仍是同一个氛围。进、出、围绕总体的,都是同一个气氛。

尼:酷。我完全懂了。我喜欢您这种解释的办法,让自己可以全懂。

神:嗯,谢啦。我竭尽。让我连续吧!

尼:请。

神:就象你房屋里的空气,生命的能——你们可称之为“神的神魄”——在围绕不同物体时会显示出不同的风味。事实上,它是以某种特定的点子凝聚,以多变这多少个物体。

当能量粒子构成在同步形成物质时,它们变得不得了浓缩。挤在一块。堆在联名。它们开端“看来象是”,甚至“觉得象是”各自有分的单元。也就是说,它们开始仿佛与有着其他的能量“不同”,“有各自”了。但是它们却都是同一个能量,只是作为有别。

就是这表现分别,使用这是一切者可以表现为这是成百上千。

如本人在第一部中所说的,这是(这存在)只有到了向上出这分其它能力,才能体会它和谐是什么样。因而,这是一切者就分手为这是此,这是彼。(我现在是不择手段简化来说。)

这在实体中凝聚为独家单元的“能量丛”,就是你们拣选称它为“灵魂”的东西。我的成千上万有些变做了不少的你们——这就是大家这边所谈的。因而,有这般的高风亮节二分法:

俺们唯有一个。

咱俩有众多个。

尼:哇——太棒了。

神:我一度知道。

现行要自己连续吗?

尼:不,停停吗。我疲累了。

尼:好,请继续吧!

神:很好。

如本人说过的,那凝聚的能,变得要命浓缩。但更是远离这浓缩点,能量就变得越稀薄。“空气变稀了”。光晕淡退。能量却毫无可能完全消灭,因为它做不到。它是组成整个的素材。它是这漫天所是。可是它却足以变得十分非凡稀薄——几乎“不在”了。

而在另一个地方(也就是它自己的另一个片段),它可以又凝聚,再一次“丛聚”,形成你们所名为的物质,并“看起来象”分其余单元。两个单元可以呈现各自分离,而实际上却一贯未曾分开。

这是对任何物理宇宙以至为简单的言词所做的解说。

尼:喔。但这是的确吗?我怎么领会这不是自身自己编造出来的?

神:你们的数学家已经发现,一切生命的建材都有是平等的。

她们从月球上取来岩石,发现跟树木同一质材。他们从树木上取下一部分,发现跟你们肢体上的质材相同。

本人报告您:我们每一个都质材相同。

咱俩都是一样能量,以不同的措施凝聚、压缩为不同的眉眼与不同的物质。

从不任何东西是原先就是“物质”的。也就是说,没有其他事物可以凭自己变成物质。耶稣说:“没有父,我就怎样都不是。”一切事物的父就是彻头彻尾意念。这就是人命的能。这就是你们拣选称为的相对爱。那就是神与女神,是阿尔法与欧米加,是始是终,它是一切的成套(All-in
All),是不动的动者,是源自。它是你们从时间之初就想要了解的。它是大神秘,是无尽之谜,永恒的真谛。

大家唯有一个。这就是你所是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