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对外中文教材中的无聊课文

作者先请各位看官原谅那题目,实在想不出更确切的。这几个年因为做事事关,接触了无数对外汉语教材。早就想吐槽市场上这类教材中的无聊课文了。前天先说说那个为国外学生在非汉语国(比如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学生在美利哥)学习普通话而编写的教材。比如《真棒》、《汉语听说读写》、《跟我学普通话》等等

一. 会话课文曾几何时了,无聊知多少

        这一个年持续有新的对外中文教材上市,不过那类教材“同质”化
严重。比如,都分成几个主题,每个大旨都以课文为基本,课文半数以上是对话,而且就是稀松日常的对话。若是把某教材的一篇课文跟另一教科书中同样主旨里的课文对换,除了人物名字分歧,其余则毫无违和感。

       
课文以对话的形式出现本来有优势,越发是在强调调换的理念下。不过,对话并非语言交换的唯一形式啊,更何况篇篇是对话,学生会时有发生审美疲劳。适当换一种文体,比如记叙文体的故事、或者快板、古典诗词等等,效果反而更好。而且学生可以依照内容,自己编写成对话,并不曾献身面对面口头交换的火候。

       
当然,最根本的还不是文体单一,而是内容无聊。那个课文假若不是出现在对外中文教材中,相对不会有任何出版价值!从那些角度也可以观察,那类课文不属于“真实语料”。那和当代的外语教学理念、以及美国外文大纲的要求是反其道而行之的。

        举一个事例,上面的那篇课文出现在某本对外普通话教材中。

医务卫生人员:你何地不舒适?

XXX:我鼻塞、头疼,头也晕晕的。

医生:我来量量你的体温。三十九度,你胃痛了。

XXX:很惨重呢?

找个正规网赌平台,大夫:不严重,只是胃痛。你最好在家休养几天。

XXX:需求注射吗?

先生:不用打针,吃药就行了。

XXX:一天要吃一遍药?

先生:一天三遍,几回两粒。

XXX:我还相应注意什么?

医务人员:多喝水,多吃点水果,过几天就好了。

       
以上就是课文的成套。那个对话是一个人看病时跟医务卫生人员的交换,但假使把它作为课经济学习,编者可能忘了一个实际:在国外学汉语的学习者去就诊时,他们的大夫一般不说国语,所以读书这么的始末并无实际用途!按照自己的这几个年的经验,那段对话中最可行的词就是“头痛、感冒、在家休息”,它们被用于在学童不可能来上课时给助教发的微信中。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编一个教师和学生关于请病假的对话,何必到医师那里“拐个弯儿”呢?在神州就学中文的国外学生由于实在生活的必要,对看病、租房的话题感兴趣,他们把生活需求变成学习动力。但是在海外读书汉语的学员则尚未那个引力。

       
既然不可以学以致用,还要让学员愿意地学习相应的词汇、语法,那大家就得给学员一个除了看病以外的“吸睛点”,从而激发他们的就学热情。遗憾的是,那篇课文未遂。类似这样的课文,不少教职工和学生都觉着味同嚼蜡。学生学得无精打采,在班上表演这几个对话时也提不起兴趣。我还见过一篇介绍中国的现代化医院的课文(不记得出自哪个教材了),纵然不是对话,可是就干巴巴地列出了中国现代化的医院近日可以提供的劳动,比如B超,X光,CT等等。读此课文真是令人昏昏欲睡,堪比催眠!

二. 引玉之砖话“解药”

       
怎么着让课文不再无聊啊?我信任办法有无数。自媒体节目《罗辑思维》有一句口号:有种、有趣、有料。我觉着治疗无聊课文的解药也是那七个“有”,但要把各种变变:有趣、有料、有种。

     
 “有趣”最好掌握。“有料”是指内容涉及科学、技术、工程、艺术和数学等另口腔科目标学问,相比吻合美国以来风行的STEAM教学大纲。“有种”跟延续祖宗门户没有涉及,字典上的情趣是“有胆魄,有胆略”,对于课文来说,是指那么些“不怕引起争议”的文章。比如《田忌赛马》这样的故事就是有料又有种。故事不仅涉及几率学、博弈论的文化,而且田期思的做法也值得钻探,甚至简单招惹争议(田期思是不是坚守了平整、什么才是合理合法规则、中国人有没有“契约精神”、等等)。个人认为那样的争辩并非坏事,反而能培训学生利用审辩思维(critical
thinking)的能力。

       
最简单完成的是“有趣”,在初级教材中就可以,而“有料”和“有种”的课文可能更适合中、高级的教科书。明东瀛人就以那几个“有趣”为题展开座谈。依旧以地点那篇课文为例,请看上面那几个改编版:

大叔下班回家,看到外甥小明躺在床上。小明说,他鼻塞、发烧、头也晕晕的。二伯立时带小明去了卫生院。医务人员给小明量了体温,36度,不感冒。医师对小明说:“你或许只是受凉,不用打针,吃点药就行了,这一个药一天三遍,两回两粒。”不过小明说:“医务人员,我认为很不佳受,前几天亟待在家休息,您给本人写个假条吧。”五叔也说:“是呀,最好在家休息一天。”医务卫生人员对大爷说:“他的高烧不严重,多喝水,多吃点水果,过几天就好了。前日可以去上学。”正在那儿,小明收到一条微信,是他的汉语老师发的,告诉她今日的中文考试改在后天了。小明立时对医务人员说:“您说得对,我今日不须要在家休养,不过我后天须求啊。”

       
那个改编版和旧版课文相比较,没有捐躯旧版的词汇和语法点,也未尝添加很多新词和新语法点,但是结尾处的“神转折”
却让学员们觉得课文不再枯燥了、有意思了,他们读到最终时会发出各类笑。学生认为有意思,就愿意把它改写成对话来表演。说实话,让学员把旧版对话改写成有趣的故事难,因为她们凭空想不出“神转折”式的末梢;然则把改编版改写成一个会话却不难;而且受其启发,仍能“添枝加叶”。有的学生就续编新结尾,比如那些微信其实是大爷让老师发的、想看看小明是否装病,“让转会越发转折”(引自Papi酱)。

        我在此此前观摩过一堂汉语课,老师在课堂上用TPRS(Teaching Proficiency
through Reading and
Storytelling)教学法,极力启发学生的想象力、指点学生编故事。那几个改编版其实就起到了启迪和指导的作用。若是翻看这几个学生感兴趣的课文,共同点之一就是能指导、启发学生,像是一个躲藏的TPRS老师。


        再举一例。上边那篇微型小说是自家多年来在微信里见到的,稍做了改变:

一位长者发现自己的双脚突然变成灰色,心里不安。外甥看来后马上请假送她去医院。医务卫生人员先列出一个清单,让老人去做检查:血液,心电图、脑电图、CT、核磁共振、B超等等。那些检查花了近万元。然后,医务卫生人员和口腔科专家会诊,最终诊断:
袜子掉色。

       
这篇小小说让自身纪念了那篇介绍中国的现代化医院的课文。它里面的词汇也包蕴了CT、B超等词汇,但却多了一个终极恶作剧式的最后,变成了小笑话。而且那是地地道道的“真实语料”,作为课文难道不是更行吗?


       
举那多少个例子,并不是说每篇课文都要有“神转折”式的末段,而是想表达,让课文变得不再无聊并简单,而且情势众多,可是急需教材的编者们不拘泥守旧,放飞思路、开阔眼界!只要形成这么些,我深信在不捐躯教学语言点、知识点的前提下,让教材的课文变得荡气回肠是一心可以兑现的。

Leave a Comment.